设计部的小钢炮

爱吃香瓜的女孩

首页 >> 设计部的小钢炮 >> 设计部的小钢炮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他与微光皆倾城 解梦师在娱乐圈 自虐的正确姿势[系统] 东山再起[娱乐圈] 攻略那个渣攻[快穿] 余生有你,甜又暖 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 我不是随便的人 这婚我离定了 豪门之童养媳
设计部的小钢炮 爱吃香瓜的女孩 - 设计部的小钢炮全文阅读 - 设计部的小钢炮txt下载 - 设计部的小钢炮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第142章 (大结局下)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这次会议刘慧仍旧只带了一个人来,繁·简这边是陈简之和叶朝繁还有宋祁出席,而TJ是段世和与安娜。

安娜是个彻头彻尾的英国人,不仅人美中文还说得很好,另性格热情开朗。

叶朝繁在TJ时见过她,聊得比较投缘。

“繁,我听说你去考试了?”安娜看到叶朝繁就热情的拉住她,惊奇讲:“真是太不可思议了。我一直认为你很小,没想到你竟然还是学生!”

叶朝繁见识过费勒,对他们突如期来的亲密和热情早已习惯,笑着问她:“安娜,你是从哪里听来的?”

“当然是陈总亲口说的。”她看和段世说话的陈简之,小声问她。“繁,陈总是不是就你们中国说的那种怕老婆的男人?”

叶朝繁:???

“我看得出来他非常非常爱你,他连叫你名字时都透着爱意。”

“真……的吗?”

安娜肯定的讲:“相信我,我不会看错的。”

叶朝繁不信她,因为谁都可以怕老婆,就陈简之不会,自己怕他还差不多。不过她听了还是高兴,心花怒放那种。

但她跟安娜聊的好归好,会议时她可一点不含糊,一连几个尖锐的问题,问得刘慧差点没接住。

刘慧怎么说也是有几把刷子的,她底气十足的硬是接下所有问题,并给他们讲了后续一系列的创意方向。

宣传讲究连贯性,可它们又是独立的,必须每分每秒都精彩。

叶朝繁看对着干的两个女强人,稍稍侧头看陈简之和宋祁以及段世和。

陈简之看着面前的本子在想什么。

宋祁事不关已,时不时看下手机,似是在等谁的信息。

段世和望着视频上的画面,微蹙着眉,显然是不太满意的。

据叶朝繁跟甲方这么多年打交道的经验,如果不能一下征服爸爸们的提案,后期进行通常都会很难,尤其是TJ这么高规格的公司,他们不会将就,即使这个提案足够好。

叶朝繁也棘手的皱着眉头,看气势磅礴欲要说服甲方爸爸的刘慧。

刘慧有央视的光环,这两年又拍出不少成功的片子,她有说服别人的自信。

可这事吧,她到底接触的甲方比较少,不知道他们的变态之处。

叶朝繁怕她和安娜干起来,打段她们的谈话,帮衬的讲:“刘总,能说说你这么做的想法是什么吗?”

刘慧看没疑议的段世和等人,把创意初衷说了遍。

她采用强烈的比对色块与节奏感相当好的音乐来诠释这次的主题秀,是既想表达时尚秀的力量感,又和叶朝繁的主题创意不谋而合。

这个提案不论是创意还是样片的精美程度,都看得出来是他们下子很大功夫的东西,不是随随便便拿来敷衍他们的。

叶朝繁理解她想说服甲方的心情,可如果她说了创意理念还是不能打动这群爸爸们,真的就得重新再做了。

等她说完,段世和讲:“刘总,你的想法很好,片子也非常新颖。”

但是……

“但是我感觉还差点东西,没有让我有一个想要选择它的理由。”

他们这些老板搞起艺术来,比艺术家还艺术,仿佛他们是凭感觉把公司做起来的。

叶朝繁明白段世和的意思。这和当初一组向百世传统提案时一样。她和永柳他们的提案,周君峰等人能挑出来大堆问题和毛病,可当她师傅的提案一出手,他们便都鸦雀无声,并且当晚还请他们吃饭,算是把这事敲定给下来。

现在段世和这个甲方爸爸有问题,那便是提案还不够好,还得再改。

叶朝繁看陈简之。

陈简之没有说话的意思。

现在繁·简即是甲方又是乙方,不太好说话。

叶朝繁看手机上的时间。

现在是下午的五点半,他们开了两个半小时的会了,同时离计划里的宣传又近了两个半小时。

心里暗暗着急的叶朝繁,犹豫的问:“段总,你们有没有具体的一个修改意见?”

她希望今天就把方向定下来,最好是直接知道他们想要什么,这样刘慧他们三次修改会容易许多。

现时间紧迫,段世和说了几句想法。

安娜也提了提自己意见。

他们说的都不是具象的东西,可能他们也不知道实际想要的是什么。

当然了,这无可厚非,甲方爸爸要知道这么多,还要他们这些创意人和广告公司做什么?

叶朝繁努力理解消耗,有了些想法的她看陈简之。

陈简之宠溺的望着她,没有给她回复。

现在她才是这个项目的总设计师,无需向他汇报与获得许可,她有无限权限,就看她敢不敢做。

叶朝繁见她师傅见死不救,吸了口气,大胆讲:“段总,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,不知道可不可行。”

段世和看她。“说说看。”

刘慧和安娜也看她。

叶朝繁一下成为万众瞩目,又是她不熟悉的视频这块,暗自攥紧拳头,回放刘慧的视频。“刘总的想法很好,与我们的主题也很贴切。”出于礼貌,都是往好的说。“但可能在核心表达上还稍稍有些不足。”

说完问题,叶朝繁挺直些了腰,声音也大了些。“我跟罗兹先生相处过几天,他是个思想外放又让人猜不透的人,我猜想他这次秀不是传达艺术或是服装这单一的事情。他跟我说过,艺术是无法说清的东西。所以我想视频这块,是不是可以不用这么具象,应该让人有更多的想像空间。”

段世和饶有兴趣的问:“你想怎么表达?”

听他这么问叶朝繁心里一喜。有兴趣就好,就怕没反应。

叶朝繁昂扬讲:“我的初步想法是,保留刘总原有创意,只是对比强烈的色块,我建议换成如水流动的墨……”

她这个灵感是来自TJ大堂那个两层楼高的白色雕品。

无尽头,不知含意,却让她如此念念不忘。这就是一件成功艺术品的价值所在吧?

听完她的话,段世和与安娜都笑起来。

段世和讲:“就安叶总说的做吧,挺好的。刘总,期待你下次的样片。”

刘慧也笑着讲:“下次一定让段总和安娜小姐满意。”

他们握手言欢。

又是甲方又是乙方的宋祁,这次发挥作用,说到饭点了,要没事就一起吃个饭。

创意方向敲定,三方都松了口气,虽然大家都挺忙的,但还是都点头答应了。

应酬这事有宋祁和陈简之在,叶朝繁这个总设计师回办公室放东西,刚好看到鬼鬼崇崇的叶缨。

现在是暑假,这小妮子有的是时间骚扰她男神。

叶朝繁叉着腰,向门后的女孩招手。

叶缨犹豫下,利落的过去。“姐,你们今晚是不是又有应酬?”

她用的是又,那便是她之前也来公司蹲过宋祁。

叶朝繁看一坚持就是这么久的叶缨,捏了捏她脸。“吃饭了吗?”

叶缨摇头。

她想约宋祁吃饭的,但他一直在开会。

“我们要出去吃饭,你跟我一起去吧。”

“真的吗?我也可以去?”

瞧她惊喜的样子,叶朝繁笑着点头。她就算不是老板不是陈简之的对象,也是这个项目的主负责人,还是有这个权力的。

叶缨跳起来抱住她。“谢谢姐!”

对叶朝繁突来的决定,宋祁看到叶缨也没太大反应,转头继续跟安娜聊天。

安娜真是人间尤物般的存在,叶缨见他们两聊的投入,这醋坛子是打翻了,一晚上都在作怪。

叶朝繁瞄了眼陈简之,见他没在意,便也放任她作。

这段世和是陈简之的同学,安娜跟她关系也还不错,刘慧就更不用说了,应该都不会计较这些小事。

让叶朝繁疑惑的是,以宋祁为人处事的性格,在这种有甲方的聚会上,他就算不喜欢叶缨想和她保持距离,也会先把她安抚好,已避免用餐发生不愉快的事。可他明知道叶缨是为什么闹脾气,怎么还频频跟安娜说话?他明明不喜欢安娜。

叶朝繁视线从叶缨身上又转到宋祁身上。

陈简之按住她脑袋,给她夹了块肉。“专心吃饭。”

叶朝繁瞅陈简之。

“今晚送你回之前的住处。你收拾一下,明早我去接你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的组除了TJ,还要加入一个项目,你接下来会很忙。我跟爸爸打了招呼,你以后就跟我住。”

叶朝繁:!!!

这是什么时候的事!

靠,她爸爸答应了?

陈简之确定的点头。

操,她爸爸怎么就把她卖了!

这下叶朝繁彻底没空想叶缨和宋祁的事了,在纠结要不要跟他同居。

虽然之前她也是住他那里,但她没搬出来,也没跟爸爸说啊。

她爸爸真的点头了?

叶朝繁持怀疑态度,当晚回去就跟她爸爸证实这事。

叶文明教育她。“繁繁,你也老大不小了,有人愿意娶你,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?”

说得好像你女儿嫁不出去一样。

叶朝繁不放弃的讲:“爸爸,我们还没结婚呢。”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有求婚!

叶文明比她还开明。“陈先生我放心。这都什么年代了,婚礼的什么时候办都一样。”

爸,你可真开放。

叶朝繁本来想用村里人保守的思想说服她爸,哪想他爸比她还要开明,她只能收拾收拾东西打包搬出去。

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,离得近,她要什么随时可以回来拿。

叶文明看她整理行李,在门口徘徊,不时跟她说话。

他们才相见没多久,女儿就要搬出去,他这个做父亲的当然舍不得。可那天陈简之说的那么诚恳,他没道理阻止女儿幸福。

她迟早都是要嫁人的,早晚的事。她现在这么忙,有个爱她的人在身边照顾她,是最合适不过的事。

叶文明踌躇着,最后对叶朝繁讲:“收拾的差不多就早点睡吧,要少什么跟爸爸说,爸爸给你送过去。”

叶朝繁看已经衰老的父亲,突然就不想走了。

去他的,离公司近又怎么样?她年轻,就爱折腾,怎么着了?!

她以后迟早会有钱的,到时就买陈简之隔壁!

叶朝繁愤愤的躺床上双手枕着脑袋,堵气的想不搬,坚决不搬。

去他的!

*

第二天一早……

“拿上东西。”陈简之听了她的话很平静,在叶文明要帮忙做工作时讲:“你成绩那么差,住我那,我有时间帮你补课。”

叶朝繁:……

“文化课也很重要,不管是对你自己还是对学分。乖,你时间宝贵,别把它们浪费在路上,快去把行李拿上。”

于是,在陈简之的软硬兼施下,叶朝繁把昨晚想了一肚子拒绝的话吞回去,老老实实回去卧室拿行李。

妈的,她就没在陈简之手下翻出过花浪来,那安娜绝对是对怕老婆这三个字有什么误解。

陈简之不仅给她加项目,还抓她功课,纠她学分。

卧操,她为什么会有这种男朋友?想想以后还是把他娶回家……

好!恐!怕!

她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?!

陈简之拍她头。“快点,十点有会要开。”

叶朝繁叹口气,看身材极好又养眼的对象。

算了算了,看在他这么好看的份上,忍忍吧。

**

早上的会议自然是关于TJ秋冬秀的事,因为甲方爸爸有新的需求,他们不得不有些新的调整。

叶朝繁对扑而来的工作量,深吸了口气,看窗外烈日阳光给自己重做心理建设。

工作就是这样,永远会在你以为掌握它的时候突然给你一个惊喜。

她在这行做的时间也不短,早就习惯了。

叶朝繁跟陈简之开完大会开小会,给组员们重新调整重点工作方向,同时自己也加入这场真是让人手忙脚乱的战场。

好在随着时间的推近,他们做的一切都有好的反馈。

刘慧的第三次样片过了,正式的片子两天就能出来,距离原定计划的宣传计划只晚了一周。

这不算晚,他们计划都是提前做,目的就是确保事情能万无一失的进行。

时间越近,叶朝繁就愈忙,陈简之也一样,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时间好好聊聊,比如她挂科的事。

叶朝繁把最后一份印刷确认签字稿给刘程程,她紧张的忙碌也该告一段落了。

暂时闲下来的叶朝繁看陈简之的办公位,想自己这位对象去哪了。

陈简之的名誉首席助理是她,可她根本不知道他最近在做什么。似乎……感觉有什么不太对劲。

叶朝繁坐到他的位置上,看桌上纤薄的电脑,和抽屉里寥寥几笔的手绘稿。

他是在忙万荣的项目?

万荣那是个小项目,他可以交给下面的人做。

那么是百世传承?

周君峰之前找他吃过饭,繁·简可能会和他们达成合作。

但合作这块一般是宋祁在跟进。

叶朝繁想了想,出了办公室。

“叶总,你是来找宋总的吗?”宋祁的秘书神色有些慌张。

叶朝繁看她,又看紧闭的办公室。“现在不方便吗?”

秘书做个难以启齿的尴尬动作。

看来这宋祁还真是一点没改,沿袭了AKM的“优(风流)良”传统。

叶朝繁无奈,拿出手机往外走,准备亲自问问自己的对象在做什么。

电话只响了两声就通了,似乎真是如他所讲,不管什么时候,她的事永远是最重要的,即使是电话。

叶朝繁站到小阳台上,拿着手机几分质问的讲:“陈总,最近在忙什么?”

说起来也奇怪,叶朝繁自磕头拜师后,几乎很少叫陈总,每当她这么叫的时间,必定是有事情发生。

陈简之笑了下。“在和你的甲方勾通些事情。”

“你在TJ?”

“很快就结束。公司有什么事吗?”

“不能是我有什么事吗?”

陈简之看了下段世和,拿着手机往外走。“所以是有什么事情?”

叶朝繁蹙着眉,说得坦然又理所当然。“我是你的助理,不应该知道你行踪吗?”

“你最近忙坏了,不想给你添麻烦。”

“只是这样?”

“不然还有什么?”

叶朝繁耸肩,轻松讲:“可能……可能是我缺少那么一点点安全感。”

陈简之看里面的段世和。“看来我需要个人为我证明。”

“叶总,希望我没有占用你的男朋友太久。”

是段世和的声音。

“比起占用,我更好奇你是用什么方法把他叫过去的。”

段世和讲:“罗兹说想跟他聊聊。叶总你也知道罗兹对我有多重要,他的要求我一向不会拒绝。”

“好吧,两个奇怪又变态的艺术家。”

“确实如此。”

段世和说完把手机还给陈简之,在他挂掉后问他:“你真的决定了吗?”

陈简之颔首。“希望不会影响到你的秀。”

“不会。”段世和看模特上的婚纱羡慕的讲:“这是我最想做的事。”

“可你永远都不会这么做。”罗兹进来抱住段世和,给了他一个吻。“就像你永远不会拒绝我的要求一样。”

段世和望着他没说话。

陈简之看了下婚纱,收起手机。“你们慢聊。”

罗兹下巴磕在段世和肩膀上,望着陈简之离开的背影讲:“我真不敢相信,他竟然也相信婚姻。”

“不是谁都和你一样。”

“是我们。”

段世和看那婚纱。“这是他第一次让我帮忙。”

“放心,我会帮他办好。”罗兹望着婚纱,笑得迷人。“陈简之亲自出手,主角非它莫属。”

“这次的主角是你。”

“算了吧。”罗兹推开他,捡起地上一片纱。“比起要你这个老男人出柜,还是成为一名伟大设计师要容易些。”

段世和想说什么。

这时他的秘书来找他。

罗兹看他和秘书走掉,转身进了创作室。

而另一边,叶朝繁在知道陈简之的行踪后回去里面,正准备问刘程程慧姐那边的进程,就看到叶缨从宋祁办公室出来。

等等。

叶朝繁看偷偷摸摸却春风得意的叶缨,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。“叶缨!”

正想遛走的叶缨听到这声怒吼,吓得又跑进宋祁办公室。

叶朝繁火冒三仗,根本没管宋祁是不是合伙人,直接踹开门就进去,把外面的秘书和同事吓得目瞪口呆。

刘程程反应过来后大叫。“快给陈总打电话!”

天呐,要不要叫保安啊?叶总那暴脾气会不会把宋总打残?

陈简之本因叶朝繁那通电话往回赶。

所以当他回到公司时,公司还是完整无损的。

“程程,让大家都先去工作。”陈简之对刘程程说完,又把宋祁的秘书支开。

陈简之安排完外面的事,才开门看里面。

里面只碎了个花瓶,想也知道是谁的佳作。

陈简之看了下与宋祁叶缨对峙的叶朝繁,又看缩在宋祁怀里瑟瑟发抖的叶缨,以及没有要解释的宋祁。

很好,比想像中要冷静和平静。

事情总是往很奇怪的方向发展,比如叶朝繁遇到的事情愈大,她就愈冷静,冷静到让人以为她是不是计划着什么巨大的阴谋。

陈简之抱住面无表情的叶朝繁,问宋祁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宋祁讲:“就你看到的。”

“显然这不足够说明什么。”

叶缨望着她“凶神恶煞”的姐姐,不敢说话,求助的看宋祁。

宋祁对上她水汪汪的眼睛,决定的讲:“我们在交往,就这样。”

叶朝繁咬牙吼:“我不准,我不同意!”

“姐……”

“你别说话!”

叶缨吓得缩回去。

陈简之安抚的拍她背。“我们出去找个地方好好聊聊,怎么样?”

这是公司,肯定会影响其他人工作。

叶朝繁气归气,还没到丧失理智的地步。

她狠狠瞧了眼宋祁,直接甩袖走人。

陈简之临走前给了宋祁一个眼神。

叶缨紧张讲:“宋大哥,你要不别去了,我感觉我姐会动手。”

宋祁揉她头发。“我刚不是说了吗?我们在交往,你姐要动手我也没办法。”

“真的吗?你真的答应跟我在一起了吗?!”

看她炫丽的笑,宋祁握住她手,在她手背上亲了下。“叶小姐,希望你不会对我太快失去兴趣。”

宋祁玩起感情来一天一换,他认真起来也通常没有他办不成的事。

有着聪明的头脑外加无法让人拒绝的外表,他真诚的话几乎能说服所有岳父岳母,以及其他长辈。

当然,不包括叶朝繁,她就是几乎里的漏网之鱼。

她铁石心肠,她深知宋祁本性,更知他根本不会和叶缨过上公主与王子童话般的生活。

但……

望着开心得心花怒放的叶缨,她旁边俊美宠爱她的宋祁,叶朝繁暗挫挫的想要是自己把他灭口了,叶缨会伤心多久。

灭口也只是想想,她还没到丧心病狂的地步,只是形容她此时心情罢了。

好在宋祁的话说得是真好听,说什么会好好照顾叶缨,还保障交往期间不会劈腿什么的。更重要的是他计划在这里买套房子,是准备给叶缨一个家。

妈的,明知道他擅长交际,为什么还要信他的鬼话?

陈简之抱住心事重重郁郁不乐的叶朝繁。“别想了。叶缨也这么大了,这些事情让她自己决定。”

叶朝繁紧皱的眉还是没松开。“可宋祁……”

“知道宋祁的资助人是谁吗?”

叶朝繁疑惑看突然转到这个话题的陈简之。

“是叶征。”陈简之放开她,给她倒了杯水。“事情也许没你想的糟糕。”

叶朝繁手有点抖,看不像开玩笑的陈简之。“他一直都知道我和叶缨是谁?”

“嗯。”

这样就可以解释她为什么能进入AKM,为什么他会那么照顾自己。

叶朝繁想到什么迟疑的问:“叶缨学校的奖学金,不会也是因为他吧?”

陈简之颔首。“那个时候你们有点拮据,他想做点什么。”

“他为什么不早说?”

“说了你会接受他的帮助?”

叶朝繁咬牙。“我会把他花在那些女人身上的钱都勒索过来!”

“现在你可以来勒索我。”

“还要勒索?你不是应该把有卡都给我吗?”

“野心不小啊。”

“那当然。”叶朝繁挑眉。“师傅,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吗?”

没点野心,哪有人敢打师傅的主意?

陈简之挑起她下巴,低头凑近她,沉声讲:“当然知道……”

**

“叶总,安娜小姐说米兰区的化妆室海报出了点问题。”

“叶总,中国区的搭建说高度有限,建议调整设计尺寸。”

“叶总不好了,送材料的小张路上出了车祸!”

米兰秀前的一周,叶朝繁终于体会到身为一个总设计师有多忙,就是那种你听到别人叫你的名字都快有恐惧的那种。

叶朝繁安排人去医院看小张,就拿着本子去开会。

在她进去会议室的时候电话又响了。

叶朝繁神经有些衰弱,看到是仇姜帆的电话稍松了口气。

妈的,这总设不是人干的活,等这次项目结束后,谁爱干谁干,大办公室和牛逼轰轰的头衔不要了,她就静静的当个素材搬运工。

“仇姜帆,你真应该来我这体验下生活。”叶朝繁向叫自己开会的人挥手,示意他等一下就往旁边走了走。

仇姜帆嘲笑的讲:“我才不要。上次去AKM主要是看你师傅顺带追你。”

“要说得这么直接吗?”

“跟你不用客气。”

“现在你也可以来看我师傅。”

“不去!”仇姜帆忽然怒气冲冲。“你的作品什么时候来拿?”

是她的毕设。

叶朝繁的那张画尺寸小,又是一年级的,但还是在千千万万的作品中脱颖而出,获得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奖。

获奖后一直被校方或赞助方借用,也不知道他们对她的画做了什么,总之直到暑假结束都没回到她手上。

叶朝繁心思全在这场秀上,没太上心那画,甚至只开学去报道了下,跟黄鹤教授说明原因,就直接跟他请假到米兰秀结束。

米兰是国际大舞台,加上这个项目还是自己学生负责的,黄鹤没理由拒绝,甚至还收获一堆老师的羡慕。

他们兢兢业业这么多年,最大成就可能便是获得什么奖,现叶朝繁才刚刚升大二,未来真可以说是不可限量。

叶朝繁经仇姜帆提醒,想起流浪在外的孩子,看时间讲:“能给我快递过来吗?我现在恐怕没时间去拿。”

仇姜帆说她。“你有点艺术家的尊严行不行?好歹是被不少人表扬过的,快递要丢件损坏了怎么办?”

“不会丢吧?”在叶朝繁心想那就是一张普通的画,而且是油画,尺寸又不大,要包装好了也不容易损坏。

“我真是服你了。你等着,我让两学长给你送过去。地址给一下。”

“你不来?”

“不去!”

叶朝繁看挂掉的电话,心想不来就不来,干嘛这么大口气。

她把地址发给仇姜帆,进去会议室。

会议室的全员,等她到了才开会。

这个会议是后天米兰秀的细节确认,以及国内几个区的流程确认。

米兰结束后,为保持品牌热度,国内除了上海还有北京和广州三个地方要办。都是大城市大动作,同样容不得半点闪失。好在这三场秀都是米兰秀的主题,只是根据本土习惯做了相应的调整,设计的工作量不大,大的是场地档期和流程的把控。

米兰时装周人数严格限制,并且他们什么都不需要管,上去把秀走完就行。国内可不一样,TJ做为主办方,要做的事情可多了,像安保等等之类的问题都需要H·J来确定。

当然,这些也不是叶朝繁他们来做,他们找的第三方公司。

术业有专攻,她不会让做创意的人去干架。

但即使这些都外包出去,也不代表她就万事大吉了,谁让她是主负责人?不管是本公司还是第三方公司,她都要跟到位,并且有什么问题还是找她。

所以这次会议从早上十点,一直开到下午都没结束。

叶朝繁让刘程程帮参与会议的人订餐。

中午他们就在会议室吃的,吃完休息十来分钟又继续开。

大家都急着推进手上的工作,叶朝繁能解决的都当场会定夺或给出解决办法,有些她不能马上解决便都记下来,准备跟陈简之商议。

她记到最后,发现要商议的事情还挺多,便满脑子都是这些问题,早把那画忘了。

叶朝繁现住在龙腾豪院,但那里没人收货,她爸爸那里更不用说了,所以给的是公司地址。

叶朝繁正忙着,听到说要签收什么东西,直接让刘程程去。

“辛苦你们了。你们把东西给我吧。”刘程程接了画,感谢过那两学生,把画放去办公室。

画是框好的,包装也很细心,还是两个学生专程送来,刘程程也敢怠慢。

她轻拿轻放的把画放到桌上,想了想又立着放椅子上。

刘程程放好后怕它掉,仔细确认了两遍才起来。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陈总。”刘程程转身看回来的陈简之,又看椅子。“是叶总的毕设。”

陈简之点头,没太在意。

叶朝繁的画陈简之看过不下几百幅,可刘程程却是一次没见过。

刘程程好奇的大着胆子讲:“陈总,要不要我把包装拆了?我看着不大,要叶总舍得的话,我觉得挂办公室也挺好的。”

“嗯。拆吧。”

刘程程兴奋的立即去找来剪刀,把包装一层层拆掉。

画框的硬包装里面还有层防震泡沫。

一直仰望艺术海洋的刘程程激动得手抖。当她把包装都扒拉掉,望着画好会儿没出声。

陈简之拿着绒盒,想后天的事,没留意还在办公室的刘程程。

呆了好会儿后的刘程程甩头。“陈总,我感觉这画会把我吞进去!”

一幅情感丰富的大尺寸画确实会给人这样的想法,但这只是幅普通常规的画,她这形容有点夸张。

陈简之正想开口,但转头看到那画却定住了。

这画既抽象又写实,那色彩浓烈的蝴蝶和没有任何修饰的白,像无尽的白洞,吸引所有生命为倾覆。

刘程程惊奇的讲:“原来红黄能撞出蓝和紫?”

我说那颜色又黄又红,跟屎一样,那小孩审美真差劲。然后说没什么好看的,想喊你走。

我好像记得有点蓝?

不是蓝,我肯定是黄和红。

他和宋祁都没有错,只是他看到的是已添上的颜色,而陈简之看的是她准备添上的色。

怪不得他后面怎么画都不对。

“不是撞出来的蓝和紫。”陈简之讲:“程程,你先出去。”

“哦,好。”刘程程看了下不太对劲的陈简之,迅速离开。

陈简之站在画前,望着那逆着画逆着蝴蝶的光,久久未动。

画的签名旁边还有两个字,午梦。

绝对不会是午夜回梦。

楼外夕阳斜照,将落地窗内的事物影子拉长,仿佛时间又回到十四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。

他记得荒草在那画上留下的光影,以及那时不时飞近画而留下飘忽不定影子的蝴蝶。

当年模糊的记忆一下清晰起来,让陈简之一时不敢妄动。

他站了许久,直到夕阳余晖落尽,办公室陷入黑暗。

叶朝繁抱着电脑和本子,还有一堆让她要确认的文件艰难的推门进去,正想腾出手开灯就突然被人抱住,吓得她东西掉了一地。

“你干什么,吓死我了!”叶朝繁有点恼怒。

她开了一天会头都大了,真是气得想踹他。

而更可气的是他还不让她去捡东西,也不让她开灯。

陈简之紧抱住她。“想知道我早期的画为什么充满希望吗?”

叶朝繁怼他。“你不仅早期,中期也是。”

“我以前确实有病。”

叶朝繁:……

“大家起早贪黑学习时,我在想时间的尽头是什么。别人规划上什么学校时,我在想以后的人生要怎么走。我认为生命的无趣在于活着,好奇它的背面是什么样子。”

叶朝繁张了张嘴。“……一定不会有你知道的答案。”

陈简之收紧手臂。“是的,一定不会有。在我看到那画上飞来即逝的暗影时,我明白我们穷期一生,便是要尽可能创造更多可能,逆光而生。”

对他这称满艺术的话,叶朝繁沉默了许久,不像她画派的讲:“会被太阳照瞎。”

陈简之笑起来。

叶朝繁感觉被嘲笑了,想挣脱出他怀抱。

陈简之放开她,牵起她手。“你面对太阳,影子在你身后。你背对太阳,影子在你身前。”他打开绒盒,将东西套到手指上。“无论你在哪,你都会是让我知道答案的人。”

“什么答案?等等,你给我戴的是什么?”

“戒指。”

叶朝繁:……

有这么随便求婚的吗?她想打人。

陈简之亲了她下,打开办公室的灯。

眼前恢复光明,叶朝繁看手上的戒指和捡东西的陈简之。

陈简之把电脑放她桌上,看椅子上的画。“这是你的画?”

叶朝繁翻白眼。“没看到那签名么?”

“你小时候就在画,怎么这个时候才完成?”

“那时只是个想法,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完成……”叶朝繁疑惑的抬头看他。“你怎么知道?”

陈简之望进她眼里,反问她。“你说呢?”

叶朝繁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。

陈简之揉她脑袋,又将人搂在怀里。“因为你是我初恋。”

不仅是初恋,还是他的救赎,再一次,在他失去热爱时再一次出现他眼前。

叶朝繁听着陈简之有力的心跳,看那幅梦想之作,抱住他笑起来。

拥抱梦想的执着,总有天你的收获会超过你预期。

就是……

叶朝繁看手指上的戒指。

这求婚也太随便了,她是答应还是不答应?

答应当是答应的,但不能就这么算了,等她忙完再慢慢算帐。

而两次都没按计划实行的陈简之,终于在米兰时装周的T台秀上如期进行了原定计划。

**

TJ的秀排在最后,不知道是品牌名气不够还是故意为之,总之他们是最后上场的。

叶朝繁和陈简之坐第二排看时装秀,在千等万等终于等到TJ上场上,那心情真是……无比美妙。

国内外名模,顶级艺术设计大师的服装设计,还有量身定制的音乐,依然能在各大品牌亮相后引来一片哗然。

在这里H·J公司做的最多是策划方面,辅助甲方爸爸走好这场秀而已。可虽然自己做的不多,能参与这次活动的叶朝繁还是觉得很满足,就连因临时出了状况赶最后班机过来米兰,现在时差还没倒过来,都不影响她对这次秀的评价。

它就算不是最好的,对叶朝繁来讲也是意义非凡的。

叶朝繁望着一个个将衣服展示淋漓尽致的模特,无比满足,尤其是当她那张画成为作品穿在模特身上时,差点就失礼的蹦起来。

她看向前排的段世和,想他这是剽窃!他都没问过她,怎么能随随便便商用?虽然她只是个设计狗,以及不出名的小画手,能看得上她的画是她运气好,但怎么也样跟她打下招呼吧?她又不会狮子大开口要多少钱。

这边叶朝繁心里MMP。

另边罗兹在秀走完后,与最后一名模特上台。

模特穿的是腰间绘满蝴蝶的婚纱,走在西装革履的罗兹身边,这位大设计师就像是今晚的新郎,引起不小的骚动。

叶朝繁疑惑。“师傅,有婚纱系列吗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陈简之没回答。

罗兹站到台前,发表他的创作灵感和感言。

叶朝繁之前听他说过,现在还是听的认真。

“现在为大家介绍下这款婚纱。”罗兹示意身边比自己还高的模特。

模特转了圈,让底下的观众能更好的看清服装。

“大家是不是觉得有些眼熟?”罗兹看向说出名字的观众。“你说的没错,这确实是著名艺术家陈简之的成名作,盛夏。而之前的压轴作……”罗兹牵起另一位模特的手。

模特在他手下也转了圈。

罗兹笑着讲:“这位是陈简之的徒弟也是他的爱人所作。现在有请陈简之先生和叶朝繁小姐上台亲自为我们解说它们的含意。”

叶朝繁做设计师时,做过最大胆的梦是去巴黎参展。不是展会的主角,而是观展那种。如果再大胆一点,那就是以一名设计师身份,代表中国出席国际会议。

她确实去巴黎领过奖,在一年一度的盛大舞台上,她拿到ADC金奖。她原以为那就是她人生的圆梦时刻。

然而现在她登上米兰的舞台,这就不仅是在设计界拥有一席之地,更是在时尚圈也留下了名字。

叶朝繁有点耳鸣,她看有些热闹的底下,又看说话的陈简之。

她大脑还没反应过来的,听他详述着为什么把画授权给TJ的原因。又看他握着自己的手,没有一举成名的惊讶和惊喜,而是在想:这么多人看着,必须要把人娶回家才行了吧?

“如果生命没意义,它又为什么存在?”陈简之握着叶朝繁戴戒指的手。“我感谢十四年前的那个夏天,以及十四年后的再次遇见,让我拥有了场不愿醒来的盛夏之梦。”

“哇哦,真是充满意义的作品和告白。”罗兹把话筒给叶朝繁:“那么我们来听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叶朝繁小姐,她的作品是不是也这么深情呢。”

叶朝繁:???

拜托,那画她画完之后没见过,现它经过调整出现在服装上,她能说出狗屁东西来!

还是文化课没学好,编不出什么话来,她回去就恶补!

叶朝繁尴尬一笑。“我想,我的创作灵感就是因为深爱吧。”

不管是深情还是深爱,TJ这次的主题秀,因有陈简之和叶朝繁这两位画家的加入,取得让人意想不到的成功,在时装周留下非常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而随着叶朝繁一夜成名的还有H·J这个不起眼的广告公司。

H·J依然活跃在广告领域,艺术只是它众多标签中的一种。

除了赋予的意义,繁·简公司名字如它原本含意,没有因为几位老板的拒绝而缩小业务范围,相反他们在核心竞争领域取得突破的成功。

去繁从简,少即是多。

陈简之抱住叶朝繁,望着盛夏和午梦两幅画讲:“我觉得去简从繁也挺好。”

**

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在于,只要你相信她的存在,她就一定会出现你的身边。

――繁·简

《设计部的小钢炮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学童笔趣阁小说网更新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学童笔趣阁!

喜欢设计部的小钢炮请大家收藏:(m.xitongzijia.net)设计部的小钢炮学童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洁癖重症患者 幽岚传奇gl(原名:奸商传) 至尊箭神 邵棠的位面 我到异界放卫星 女帝本色 迷人病[快穿] 纸片恋人 红楼之玉润冰炎 给龙算命的日子 密室困游鱼 落月江湖 说好要杀我的人都看上我了[快穿] . 卡普格拉妄想症候群 未来之全身是宝 我爱种田 苍穹之上 盛世妖颜 七零年代万元户 穿越1980当学霸
经典收藏 盛宠之名门婚约 别来无恙 超级巨星 赚钱真的好难哦! 魔鬼的体温 国民男神是女生:恶魔,住隔壁 三流写手的忧郁 传闻中的总裁不太冷 [综英美]纽约今天还好吗 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 心甘情圆 我老攻是撸猫狂魔 跨界演员 豪门女配不想破产 有个精神病暗恋我 凝望深渊 教你种植一个对象 总裁的爱宠 豪门顶级盛婚
最近更新 猫的忧郁 今天磕到天选大佬 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 重生之开挂女法医 回地球当个普通人 天降妹妹三岁半 [美娱]红遍全球 一不小心成为全世界的信仰(快穿) 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重生之这个养女有马甲 女配她在团宠文中艰难求生 危险人格 为了赚钱我改人设了 和影帝离婚后成了国民cp 和重生反派HE了 八零之锦鲤小姨妈 我在六零开闲渔 老祖宗她又美又飒
设计部的小钢炮 爱吃香瓜的女孩 - 设计部的小钢炮txt下载 - 设计部的小钢炮最新章节 - 设计部的小钢炮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